当前位置:首页 > 基层党建 > 社区党建 > 正文
 
朱维群:旗帜鲜明地坚持和宣传无神论
 
时间:2016-05-14 21:37:53   作者:   点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源头和基础是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是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无神论又是这一世界观的基础性组成部分。因此,我们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事业,理所当然包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无神论。4月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旗帜鲜明地指出:党员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大原则。如何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思想中占据主导地位,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党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宗教工作干部,有必要对此进行深入思考。

 

  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属主流意识形态

  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思想中占据主导地位,是我们党运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对我国社会宗教现象进行科学分析的结果,也是由党领导的人民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伟大实践得出的必然结论。旧中国的统治势力利用宗教唯心主义巩固其统治地位,但其自身存在却是非常“物质”的,根本不是宗教的“心理调适”“道德教化”功能所能撼动,更何况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宗教总体上是“适应”而不是反抗当时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把神权同政权、族权、夫权一起并列为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绳索,虽然后来被有的学者指为“简单化”,但却是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从一开始就面临的非常现实的问题。在中国,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从一开始就不仅是一种学说,还是人民在物质和精神两方面求得解放的强大思想武器。在这一理论支撑下,党不是引导人民把希望与未来寄托于天国与来世、寄托于神灵护佑与启示、寄托于向统治阶级的向善劝化,而是依靠人民自己的力量,依靠长期艰苦的“武器的批判”,依靠对中国革命规律性的认识深化,一步一步夺取最后的胜利。党的宗教工作,从来不是为了从超自然力量那里获得什么支持,而是为了把信教群众团结到党的周围,为实现党的政治纲领而奋斗。无神论对我们事业的影响如此之直接与深刻,以至我们党和军队经常被直接称为“无神论的党”“无神论的军队”。

  面对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长期艰巨任务,无神论仍然是党和人民事业的理论基石和思想武器。毫无疑问,宗教在我国仍将长期存在,广大信教群众同样是建设国家的积极力量,是我们党执政的重要基础,我们不能把有神论和无神论的对立等同于政治上的对立。但是,作为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无论是从执政党的世界观出发,从正在进行中的建设现代化国家的实践出发,从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保证国家安全出发,还是从巩固党最广大的群众基础出发,我们都不能放弃无神论而转向宗教寻找精神支柱,不能在无神论和有神论之间持中立、调和态度,不能任由有神论无限制地蔓延,变成主流意识形态。为此,党不仅要自身坚持而且要旗帜鲜明地向社会宣传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普及科学文化知识,帮助和引导人们划清唯物论和唯心论、无神论和有神论、科学和迷信、文明和愚昧的界限,特别是加强对青少年的科学世界观包括无神论的宣传教育,引导他们相信科学、学习科学、传播科学。

 

  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做好宗教工作的前提性条件

  坚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大原则,也是做好党的宗教工作的前提性条件。宗教作为一种古老的社会现象,有其复杂的阶级根源、社会根源、自然根源和认识根源,这些根源及宗教的产生、发展、消亡,宗教的社会功能等问题,在宗教信仰者那里是无法说清楚的,在很多情况下干脆就是禁区。只是由于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出现,“以一定历史时期的物质经济生活条件来说明一切历史事件和观念,一切政治、哲学和宗教的”(恩格斯),宗教的神秘面纱才被揭开,人们才可能以科学的态度认识宗教现象和处理宗教问题。在中国这样宗教历史悠久、宗教种类众多、信教人数庞大的国情下,我们党的宗教工作之所以总体上能够最大限度发挥宗教的积极作用、消解其消极作用,之所以能把广大信教群众团结在党和政府周围,之所以能够引领宗教逐步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不是因为我们放弃了无神论,对宗教无原则地妥协迁就,而是因为我们坚持了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对宗教现象作出科学的理论说明并据此制订了正确的宗教政策。

  党的宗教工作是无神论者做有神论者的工作,这就有了一个统一战线谁领导谁、谁影响谁的问题。在我们看来,当然应当是无神论者政治上领导、影响有神论者而不是相反。这里讲的领导、影响,不是个人行为,也不是去试图改变对方的世界观,而是在宗教工作领域坚持党的领导,建立和谐的宗教关系,建立和发展政治共识。党的宗教工作者在统一战线中尤其要坚定站在无神论的立场,积极发挥政治导向、引领作用,如果在世界观上与宗教相混淆,甚至成为宗教的服膺者,其结果只能是丧失优势,有意无意充当宗教的尾巴。

  新时期以来,宗教领域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不仅要研究当前宗教现象的走向,也需要考虑到,宗教的发展在未来会给我国社会带来什么变化。中国历史上虽然活跃着不同宗教,但从来不是一个宗教国家,而是世俗国家;中华文化虽然包含着丰富的宗教文化因素,但总体不是一种宗教文化,而是世俗文化;中国老百姓大多数不信教或不持某种固定宗教信仰;受中华文化的浸濡,信教群众在信仰上具有许多鲜明的中国特点,外来宗教或快或慢趋于“中国化”。这些构成了中国国情一部分。我们党作为一个唯物主义、无神论的党能够从人民中生长出来而且得到人民广泛、长期、坚定的支持,我们党执政后,执政地位能够如此巩固,与这些国情是分不开的。如果任凭有神论在我国意识形态领域迅速扩大甚至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如果任凭有些势力搞宗教“去中国化”“极端化”,最终会对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执政基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思索。坚持和宣传无神论,其意义和紧迫性已经远远超出宗教工作范围。

 

  共产党员不能信教是政治纪律

  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作为主流意识形态在人民群众中占据主导地位,关键在于党的正确理论导向和政策实施,也在于党对党员世界观上的要求。我们党建党至今,始终坚持并公开申明自己的无神论世界观,对党员进行无神论教育,并实行党员不能信教的原则。毛泽东同志在抗日战争最艰苦阶段公开申明“共产党员可以和某些唯心论者甚至宗教徒建立在政治行动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但是决不能赞同他们的唯心论或宗教教义。”(《新民主主义论》)这不仅表明党的世界观的坚定性,同时也是党在统一战线中必须坚持政治上独立性和领导地位的一种宣示。一个时期以来,有些党员以为市场开放了,党员不能信教的原则也可以“开禁”了,一些党的组织对党员世界观纯洁性的要求也降低了,宗教的影响渗透进一些党员的头脑。这些年宗教领域种种消极现象,与一些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在世界观上向宗教屈膝,向宗教寻求自己的价值和信念、填补精神空虚是分不开的。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有些学者利用自己的地位和影响,以各种方式开具党员可以信教的种种理由。最近还有人为了绕过中央多次重申的“党员不能信教”原则,“巧妙”提出“信教可以入党”的主张。此中逻辑,就如同“室内不许吸烟,吸烟可以入内”一样奇怪。向社会开展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教育,宗教学科研、教学领域不能是例外,同时应更好承担起研究、宣传、普及无神论的责任。

  政治纲领同世界观高度一致,党员不信仰任何宗教,是我们党区别于国内外多数政党的一大特点,也是一大优势。它使党的政治纲领、组织体系、思想方式统一建立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基础上,从而获得强大的凝聚力、战斗力;使党得以从科学的角度认识宗教现象,做出科学的判断、决策,实行正确的政治引导;也使宗教工作干部能够避免信教必然带来的亲疏有别,真正执行“各宗教一律平等,国家不使用行政力量扶持或压制某种宗教”的原则。如果对党员信教“开禁”,将从根本上瓦解党的世界观统一性基础,将使党成为内部宗教派别林立的松散组织,将使党的宗教工作至少一部分成为宗教徒对宗教徒的工作。在党的思想教育工作中,无神论的教育和党员不能信教的政治纪律要求,不仅不应被忽视,而且应当是一项硬任务。(朱维群 作者是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

(责任编辑:翁淮南)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方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主办单位:中共西安市蓝田县委组织部 地址:蓝田县县门街32号 电话:029-82721505 邮编:710500 备案号:陕ICP备1100635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