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知公告 > 正文
 
公方彬:我们需从理论上廓清西方文化优劣
 
时间:2016-05-14 21:43:26   作者:   点击:
 

  核心提示:我们到世界各地办孔子学院,进行文化交流,显然不是在文化侵略,而是为人类文明注入中国元素。这是文化的融合,使全人类更好地达成共识,促进全人类的更好更快进步。我们鼓励企业走出去,也不是经济侵略,而是希望世界从中国发展中获益,以体现“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享”,当前我国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深受全世界的欢迎 。

 

  “西方文化侵略”已然成为当下热词,中央层面讲,理论工作者讲,老百姓也讲。要不要讲,该怎么讲,什么是西方文化侵略,怎样廓清文化侵略的内涵和边界,需要认真分析,不能大而化之,更不能虚构和想当然。因为内涵不明确,边界不清晰,很容易泛化,从而导致无法正确应对“文化侵略”,甚至与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

  在明确“西方文化侵略”的内涵、边界和对策前,有些常识需要再认识。

  一是中国现代政治文化科技皆奠基于西方创新成果之上。政治领域,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无产阶级革命皆来自西方思想者的理论创造;科学技术领域,包括基础科学和应用科学,尤其是现代新兴科学技术,几乎全部来自西方;经济和社会管理领域,大多借用了西方的经验,或将西方成果与自己的实际相结合,实现创新。简而言之,没有最早的革命者学习西方,中国就不会有今天的政治制度。俄国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没有改革开放引进西方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中国也不会取得当下的经济社会成就。所以我们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二是绝大多数文化成果是非政治化或超越政治范畴的。这源自两大成因,一个是国家产生前就有文化活动和文化成果,人类走出蒙昧始于文化创造,但自觉地开展政治活动并不是同步展开。另一个是马克思主义产生后的两大主要政治制度间的斗争,存在于一定范围,而不是无限空间的。换言之,虽然一些文化内容被打上了阶级的烙印,贴上了政治的标签,但更多的文化内容或文化成果是不带有政治属性,否则也便没有当今关于“人类共有文明”的价值判断。

  三是人类文明进步是通过各民族创造的文化成果交流交融实现的,先进文化必然淘汰落后文化。这是铁律,且早由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阐明。翻看一下中国近代史,我们便发现,何时中华民族敞开胸怀迎接外来文化,社会进步就快,文明程度就高;何时因循守旧、抱残守缺,就远离世界文明主流,远落后于世界。改革开放实现了中国近现代少有的伟大思想解放运动,党的正确思想路线走上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正轨。改革开放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胆吸收有益的世界文明成果,从而迎来了中华民族的腾飞。

  事实上,当今中国已然超越旧政治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我们到世界各地办孔子学院,进行文化交流,显然不是在文化侵略,而是为人类文明注入中国元素。这是文化的融合,使全人类更好地达成共识,促进全人类的更好更快进步。我们鼓励企业走出去,也不是经济侵略,而是希望世界从中国发展中获益,以体现“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享”,当前我国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深受全世界的欢迎 。

  其实,只要看看那些天天喊“西方文化侵略”者们的行为和话语系统,已经发现问题的关键。这些人抵御“西方文化侵略”的口号喊得山响,并无多少实质内容,更谈不上思想的光芒与逻辑的力量。尤为可笑的是,他们边看着美国大片,使用着美国人创造的互联网,开着美国人制造的汽车,边骂西方文化。这种边骂边享用,是典型的双重人格。真得依照他们所言,中国只能自我排除于世界文明之外,回到僵化守旧的晚清,甚至回到刀耕火种。当然,这是极而言之,即便就事论事,至少中国教育立刻陷入危机,因为能讲的或许只剩下孔孟思想、“礼乐射御书数”之“六艺”。

  此外,我们还要强调,真正破解“西方文化侵略”问题,赢得挑战,需要从政治文明的高度看待问题。比如,西方政治制度与政治文化并非全部是坏东西,而是西方资产阶级革命的成果,我们实际上已经借鉴了许多有益元素。为什么我国政府每年都派遣大批党政官员到西方深造和考察,包括接受“西方政治制度”的课程或讲解?显然不是“供批判用”,而是为了借鉴吸收。所以,判断是否属于“西方文化侵略”的范畴,一定以是否引起“排异反应”为标准,凡不利于中国政治和社会进步,还会导致思想混乱和政治动荡的东西,都必须排斥,反之则亦反。举例讲,美国等西方国家到世界各地推销自己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但由于忽视了不同文化和发展阶段的适应性、适用性,又加上存在暴力推销,结果导致强烈“排异反应”——国家持续动荡。这一点西方也在反思。所以,我们防止西方文化侵略应当有内容和边界,不能泛化、异化,要有“火中取栗”的勇气和态度。

  最后特别强调,走出误区需要从几个方面努力:第一,转变思想,更新观念。中国已经是世界大国,开始参与世界规则制订,必须塑造与大国地位相一致的思维方式和思想方法,要有大国胸怀。第二,加强基本理论研究,厘清包括“文化侵略”在内的基本理论问题。边界不清就会紊乱和迷失,甚至走上歧路。在世界政治生态发生巨大变化,中国共产党正在实现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情况下,必须实现理论的巨大突破。第三,深刻理解习近平“开创文明”的新政治观,以此为指导,使中华民族真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即与人类文明同向同频同步,并且努力走在文明创新的前列,唯此才敢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责任编辑:翁淮南)

 
上一篇:陈先达: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学说还是信仰 下一篇:赵华奇:任志强的抛物线还有多长?
 
 
主办单位:中共西安市蓝田县委组织部 地址:蓝田县县门街32号 电话:029-82721505 邮编:710500 备案号:陕ICP备1100635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