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远教天地 > 正文
 
从汪锋蓝田诗词看豫鄂陕革命根据地斗争梗概
 
时间:2016-05-30 10:19:07   作者:   点击:
 
 
卞 寿 堂
 
        前全国政协副主席汪锋同志在他戎马倥偬的一生写下了大量的诗词。这些诗词真实地记录了汪锋同志当年革命斗争经历,成为研究有关革命斗争史实的珍贵材料。
        汪锋同志是陕西蓝田人,这是他从投身革命直到全国解放浴备奋斗时间最长的地区之一。因此他在故乡蓝田留下的诗词颇多。本文作者曾因工作关系,参与汪锋诗词征研,也曾沿着汪锋同志当年创建豫鄂陕根据地部分活动地区调查采访。直到现在,读起汪锋同志这段时期的诗词,就把思绪引入到半个多世纪以前那场血与火的革命斗争环境中去。
        1946年6月,国民党蒋介石背信弃义,发动内战,以30万大军进攻我中原解放区。中原解放军北路突围部队在新四军五师师长李先念等率领下,突破重围,进入豫鄂陕三省交界的秦岭山中,发动群众,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时任陕西省工委书记的汪锋同志,按照党中央指示,率胡达明等7人去陕南接应李先念部队。他们由边区马栏镇出发,化装穿越胡宗南封锁森严的层层哨卡,回到汪锋家乡蓝田县许庙镇街子村。汪锋一行隐蔽在庄稼地里,和予先已联系好的当地地下党同志商议行动。但由于敌人已得到情极,情势紧急,他们立即连夜转移到地势险要的歪嘴岩,避开了敌人的搜捕。当时汪锋在歪嘴岩庙壁上写了题为《避敌》诗一首,时间是1946年7月:
 
夜半警报离秋田,跃马歪嘴集庙前。
仰头北斗众星拱,俯视西安漫狼烟。
今朝策马赴豫陕,他日舞刀取长安。
英雄谁惜洒鲜血,不翦贼寇难戴天。
 
        歪嘴岩又名三峰山,位于灞河上游秦岭北麓的蓝田九间房乡境内,与汪锋故居较近。在黑烟滚滚的白色恐怖中,汪锋同志站在歪嘴岩上仰望北斗,情系陕北,深感此去任务之重大,俯视胡宗南反革命老巢西安的嚣张气焰,发出了“不翦贼寇难戴天”的无畏誓言。
        按照原定计划,汪锋等同志在三峰山对面的黄沙岭等待五师派人接应,然后一起进入陕南。汪锋同志没有消极坐等,他一方面派人去商洛一带和部队联系,一方面积极就地搞武装。他和同志们说:“我们要用武装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我们搞起武装,敌人来了就可以跟他们干,我们在此打游击,五师也好和我们联系”。根据这个指导思想,他们和当地地下党负责人穆继增等同志以三峰山为据点,秘密联络革命群众,很快组建起一支60多人的武装游击队。1946年8月25日,游击队汇聚三峰山。汪峰同志兴奋之际,又在庙内大殿墙璧上题写了《三峰聚义》诗一首:
 
夜半急趋上峰山,黎明俯首瞰秦川。
豺狼当道逞牙爪,荼毒生灵表肺肝。
壮士有生斯有责,恶魔不暂誓不还。
东风吹起燎原火,他日挥鞭取长安。
 
        这首诗不仅反映了汪锋同志在拉起武装之后的激奋心情,更使他从广大人民群众中蕴藏的巨大革命积极性和革命力量中增强了战胜表面强大的反革命武装的信心,今日燃起燎原烈火,它日必定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
        搞起武装后不久,和中原部队便取得了联系。汪锋率游击队在洛南县桃坪涧与五师22支队会师,改编为“蓝洛支队”。活跃在蓝田东山区与商洛一带打击敌人,并建立了蓝洛县政府及其各区红色政权。
    10月下旬,国民党反动派对蓝田东山革命根据地人民进行疯狂报复,先后将汪锋、穆继增等青峪沟一百多户人家三百多间房屋放火烧毁,大火三日不熄,其状目不忍睹。汪锋愤概不已,挥笔写下《敌焚家园》这首诗:
 
会师途中隐故乡,敌焚家园仇恨昂。
乌云笼罩兴妖魅,浩气横眉驱虎狼。
头伏策马踏泾渭,中秋征讨跨洛商。
丹江两岸飘红旗,终南山脚宿凤庄。
 
        从这首诗中看出,汪锋同志作为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不仅没有被敌人凶残的报复所吓倒,更把满腔的仇恨化作驱虎狼的冲天浩气。他看到的是几个月来“横枪跃马”、“纵横征杀”所燃起的秦峰岭火和飘扬的丹江红旗,表现了汪锋同志的革命胸怀和胆略。
        因中央决定李先念同志回延安,11月9日李先念同志在蓝田灞源乡青岗坪召开党、政、军负责人会议。宣布了中央关于任命汪锋为豫鄂陕边区党委书记兼边区政府主席、军区政委以及其它有关负责人任职的决定,部署了下步工作。当晚李先念和汪锋住在青坪一户农民草房,彻夜长谈。翌日,汪锋亲自送李先念经青峪购上杨村、许庙、厚子镇,在渭南县大王蔡脑与前来接应的地下党取得联系,两人握手告别。这时已是晚上10点,汪锋连夜返回青坪驻地。
        战友情系心怀,难以入眠,提笔写下《惜别》诗一首:
 
师座宿青坪,谈论破五更。
临行言未尽,惜别柳桥情。
四海阴雾好,三川红日升。
延安春到早,一路迎顺风。
 
        汪锋送走李先念的第二天,即11月11日,因得知敌豫军武清林部来犯,立即赶到蓝洛支队驻地厚子镇东南石鼓山,兵分三路,抢占了厚镇北城楼制高点,把冒然进入伏击圈的敌人打得晕头转向。前后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战斗。俘敌10余名,缴获枪枝30多支,烧毁敌碉楼和巢穴。战斗胜利结束当日,汪锋同志写下了《厚镇败敌》这首诗:
 
石鼓山庄设柳营,马嘶刀寒催军行。
厚镇战败武清林,凯旋回师青峪坪。
 
        诗中所说的柳营是借用汉代名将周亚夫屯兵之地,这里指厚镇东石鼓山下青峪坪我军驻地。
在创建根据地过程中,我军发挥游击作战之长,依靠群众支持,打了无数次胜仗。仅在蓝田厚镇、灞龙庙等地就进行过多次伏击战,也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奇迹,受到中央嘉奖。
        豫鄂陕根据地的斗争是异常残酷的。特别是进入11月份以后,由于多路敌人的重兵围剿,根据地军民处于极端困难时期。我军为了保存有生力量,避敌疲敌,化整为零,与敌周旋,寻机作战,几乎每天都要转移行军。11月12日,汪锋率部从青峪坪经姜山沟转战到他家乡附近的东山高兴。这里是他幼年起就非常熟悉的地方。目睹故居旧地,触发情怀,写下了《行军东山》诗一首:
 
幼年放牛东山阳, 采芹掘蓣拌稀汤。
一身离乡闯五关,百死残生奔四方。
千万长缨在我手,亿丈绳索缚胡狼。
踏破终南三尺石,重临昔日放牧场。
 
        《行军东山》这首诗既表述了“踏破终南三尺石”的艰难转战岁月,同时又通过“重临昔日放牧场”时的追忆,表达了作者自小受山区艰辛生活锻炼,造就了坚强性格和革命思想。投身革命后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都能保持坚定的革命信念和战胜敌人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豫鄂陕革命根据地的建立,打破了敌人妄图在48小时内消灭我中原解放军,半年之内消灭我全部武装的狂妄梦幻;迟滞了胡宗南向我党中央所在地延安的进攻时间。敌人脑羞成怒,重新调集10个正规师和17个保安团向根据地发动第二次围剿。他们采取铁壁合围、步步为营、移民并村等手段实行拉网式清剿。丧心病狂的敌人对革命群众施用的手段从活埋,砍头、挖心、剥皮、碎尸无所有用其极。数以千计的优秀革命儿女被敌残害。
        作为豫鄂陕边区主要领导人和那个时期的幸存者汪锋同志,对长眠在秦岭深山的烈士们始终怀念不忘。1972年4月,汪锋从北京回蓝田故里,看见昔日聚义的三峰山,再一次想起了和他一起去陕南参加根据地革命斗争而牺牲的战友胡达明烈士,百感交集,写下了《悼胡达明》诗一首:
 
三峰景美雅,独有苦僧家。
共居多共志,东风卷胡沙。
故友何处去?壮志凌云霞。
鲜血染江水,浇成朵朵花。
 
         胡达明烈士也是蓝田人,早期革命活动家,中共“七大”代表。1946年和汪锋一起去豫鄂陕开辟革命根据地,任边区一分区地委副书记、军分区副政委。1946年12月率部在丹江流域的商县麻池沟遭敌包围,壮烈牺牲。诗中所说的胡沙指胡宗南反动集团。江水指丹江。汪锋同志追忆烈士的诗篇颇多,仅追忆胡达明的诗就有多首,足见他对这场残酷斗争中死难烈士的无产阶级感情之深。
坚持了长达一年多的豫鄂革命根据地斗争,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革命史诗。这场斗争拉开了人民解放战争的伟大序幕,有力地配合了其它解放区战场,胜利实现了中央的战略计划。无论是当时的党中央还是后来的史学界都对这一段历史功绩作了高度评价。汪锋同志记述这一时期的诗词还有不少,仅以上几篇就已粗观这场革命斗争的大略。
        蓝洛地区是当时豫鄂陕根据地的前哨阵地,它既是根据地通往陕北的红色交通线,又是中央给根据地输送干部、物资和传递指示的必经之地,亦是监视西安胡匪,反击反革命武装进剿的战略要冲,因此使这一地区的斗争更为残酷、艰巨和复杂。蓝田人民亦为这场革命斗争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和牺牲。1991年,由汪锋亲题碑名的“豫鄂陕边区蓝洛县政府”纪念碑在灞源乡落成并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上一篇:红二十五军在蓝田的几次主要战斗简介 下一篇:蔡子伟早期在蓝田的革命活动
 
 
主办单位:中共西安市蓝田县委组织部 地址:蓝田县县门街32号 电话:029-82721505 邮编:710500 备案号:陕ICP备11006356号-3